鸭脖视频


“我国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56%,这是一个很大的基数。如何把煤炭用的更高效、更清洁,这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在近日召开的中国农村散煤治理综合报告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表示。


2019年中国散煤用量分布


周大地表示,一些老旧机组可以作为重点改造,电力系统有相当多的机组可以进行节能灵活度改造。煤炭的清洁利用不等于煤炭的燃烧可以做到比其他的清洁能源同样的清洁,这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比原来的煤炭利用技术更清洁,甚至有大幅度的提高,这个是可以做到的。比如说电力消费的煤炭现在在煤炭消费的一半以上,过去煤炭煤电的平均效率,现在比较好的也就40%左右,但是我们最新的燃煤发电的效率可以提到50%左右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杨旭东认为,煤改气、煤改电、煤改生物质等任何清洁取暖改造都是有条件的,要有基础设施的投入,这些基础设施的投入要从长效、高效、经济等角度做好规划和统筹。


从近年能源消费结构数据看,煤炭消费占比呈下降趋势,2018年跌入60%以内,清洁能源消费占比持续提升,从2011年的13%上升到2021年的25.5%。


能源基金会环境管理项目主任刘欣在会上提到,“十三五”以来,在大气污染防治措施的有力推动下,北方清洁取暖和散煤治理取得积极成效,2016年至2021年共完成2832万户改造,农村空气质量得到明显改善,但也存在建筑节能改造重视不足、可再生能源替代方式占比少等问题。


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和长期任务。它不局限于煤炭行业,关键在下游重要用煤行业,更涉及全社会。


习近平总书记在5月16日出版的《求是》杂志发表的重要文章《正确认识和把握我国发展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中强调,绿色低碳发展是经济社会发展全面转型的复杂工程和长期任务,能源结构、产业结构调整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能脱离实际。如果传统能源逐步退出不是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础上,就会对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造成冲击。减污降碳是经济结构调整的有机组成部分,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要加快煤电机组灵活性改造,发展可再生能源,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要狠抓绿色低碳技术攻关,加快先进技术推广应用。要科学考核,完善能耗“双控”制度,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加快形成减污降碳的激励约束机制。


“煤炭必须解决民用散煤,包括小锅炉、工业窑炉,以及煤化工等源头污染问题,大幅减少煤炭消费量。”周大地指出,“十四五”期间,传统用煤行业在燃煤清洁高效利用方面,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会上发布了《中国农村散煤综合治理综合报告(2022)》(←点击查看),这是能源基金会会同清华大学等研究机构开展的关于散煤替代技术路径、清洁用能体系等课题研究成果。


《报告》创新性的提出农村产供用一体化的零碳能源系统,定量分析了全国农村地区基于空间分布的本地可再生能源利用潜力,生物质能可利用潜力为9亿吨标煤、屋顶光伏潜力2.96万亿度电。“十四五”时期,计划把散煤替代作为减污降碳的优先领域,推动农村地区成为实现“碳中和”、“美丽中国”和“健康中国”的突破口,加速能源转型。


农村散煤替代原则


《报告》建议,推动政策性银行落实政府制定的清洁取暖发展政策,安排政策性普惠贷款和商业性优惠贷款,引导商业性银行投资稳定盈利的清洁取暖项目,丰富碳减排工具再贷款和加强融入碳市场等绿色金融手段。


《报告》还建议,通过优先实施大用大保、小用小保、不用不保的精准建筑节能改造、整合建筑交通及农业生产多种用途的分布式光储直柔系统、收集储存加工利用一体化的生物质能清洁利用系统、高效低温变频热泵系统等技术路径,推动建立可持续、可承受及碳中和的农村清洁能源体系。


点击获取《中国农村散煤综合治理综合报告(2022)》

来源:中国煤炭报